历史
完美世界 > 苏遍修真界 > 枕第霜流番外(完)

枕第霜流番外(完)(1 / 4)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成为新任的灵蛇主后,枕霜流多了一些相对的自由。

在继任的当天,他隔着千重的白玉长阶,五体投地的匍匐在玄武座下,甚至不能抬眼看到高高在上的玄武主一片衣角。

这种分明而森严的等级感让枕霜流甚至有点恍惚。

理智上他隐约明白对方是自己灭门的仇人,然而由于地位和距离都实在相隔太远,他在感情上只能体味到某种虚幻的不真实。

蜉蝣撼树之时,决计看不清参天大树的全貌;盲人摸象的那一刻,也不能在脑海中组装出大象的形状。

如今的枕霜流和玄武主有天堑之隔。他甚至连对方的容貌都辨不分明,于是那仇恨也就只在幻想中成型,找不到现实对应的凭依,像盲人印象中的大象一样,是个缺头少尾的怪物。

而他自己,则是十余年来生于斯长于斯,冷血无情,与外界格格不入的某个杂交种。

如果不是却沧江,或许枕霜流此时不但无名无姓,甚至一无所知地投入这怪诞诡奇的熔炉之中,无知无觉地化作被对方汲取的一块血肉。

但就是有了却沧江也只是让枕霜流徒添担忧。

即使在外界,玄武主的神秘与强大也举世共睹。而沧江他不过是个胆色和天赋都很优越的年轻人。

两者实力之差,何止天地之堑。成为灵蛇主后,枕霜流固然有了相对的自由,却也因为这特殊的身份,每一步都如同行走在刀尖之上。

而却沧江仿佛替代了他,接过了这一份属于枕霜流的仇恨。

他本不必这样的。

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老灵蛇主如同诅咒般的八字判词又一次浮现在枕霜流的脑海,时时在他出神之时,如一圈缝着细密咒文的紧箍一般环在他的思绪里。

枕霜流不想再拖累却沧江了。

第一次,在两人的相处中,是枕霜流把握了交谈的节奏。他一改往日的沉默和顺从,锋芒毕露地要赶却沧江走。

他看却沧江的眼神,和第一次与却沧江在树上交手时一样不客气。

那时,枕霜流刚刚从濒临死亡的境地里挣脱,他不想死。

而现在,枕霜流步步踩在死亡的边缘上,他却生死无惧。

他只是不想沧江死。

却沧江一眼就看透了枕霜流是要做什么。

他总是那么聪明,也总是有办法。枕霜流甚至要掏出匕首来佯作要杀他,可却沧江只用一句话就让枕霜流偃旗息鼓,无可奈何。

他含笑却认真地说“霜流,我若今日走,明天就是我去刺杀玄武的时刻。”

“”

枕霜流硬邦邦道“不许。”

“你不想让我现在就去吗”却沧江朝枕霜流摊开自己的手掌,他温和地说,“那你要帮帮我,再等等我,然后我们一起”

他就那样温柔地向上打开自己的掌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无双

梦溪石
隋朝开国初期,一起凶案致使解剑府二府主凤霄与左月局正使崔不去在边塞小城相遇,两人出于不同的目的,彼此之间斗智斗勇,亦敌亦友。随着事件的展开,凤霄更发现崔不去的身份并不止是左月局正使那么简单。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动物园 海底两万里 寂寞的游戏 新名字的故事 暗格里的秘密 冬泳 陷入我们的热恋 替代品 遥远的救世主 离开的,留下的